第45章生日

字数::120620 作者:笑寻欢 书名:星际之重返地球

一辆黑色的车停在医院门口,穿着黑色大衣的兰荻斯靠在车门上点着香烟,一明一亮的火光映照着他灿烂的金发,明念修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“晚上好,你的伤怎么样?”兰荻斯远远地朝明念修抬了抬手。

明念修并没有走上前,只是低声向身后的莱恩问到:“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?”

他从沈岚那里逃走没多久,就被迅速找来的莱恩送进了医院,而他只在医院里待了半天,刚刚走到医院门口,就被他那条最不想见的蛇堵在了这里。

“国安局的boss,想找个人再简单不过。”莱恩对于兰荻斯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。

“可小爷并不想见他。”明念修叹了口气,他并不想面对此刻的兰荻斯。可面对boss,他还没习惯反抗,“这件事我来解决,莱恩……你先回去研究蝴蝶面具吧!”

“你确定自己不需要先回去休息。”莱恩对于明念修的决定并不认同。

“我已经恢复了,除死无大事,放心。”明念修安抚的冲莱恩痞气的笑了笑,然后无味杂陈地走向外面那位不速之客。

“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boss。”明念修尽量表现出自己的不爽,“如果你明天不需要日理万机,我可还是位病人。”

“恩,你知道人有时候很容易心血来潮,而这种性质就跟灵感一样转瞬即逝。”兰荻斯笑着优雅地喷出一口烟雾,“你瞧,为了保持这个兴致,我直接来找你了。”

明念修觉得自己的脸一定黑了:“你这个时候找我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“哦,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喝酒。”

“我操!”明念修骂道:“你又在发什么神经。 ”天黑得像黑色的眼睛,但即使在这可怕的穹隆下,兰荻斯的金发依旧美丽得耀眼。

兰荻斯始终微笑着,没对明念修的粗鲁表现出不悦:“我没什么恶意,你不认为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吗。正好今天晚上夜色很好,我只是想找人陪陪我罢了。”

明念修冷冷地哼了一声,一言不发地上了车:他可没指望一句话就能让boss改变主意,让他无聊的兴致得到满足也未尝不可,况且他们的确需要好好谈谈。

boss对他的配合似乎很高兴,他把烟头踩熄,快速地钻进驾驶座发动了两栖汽车,于是身后医院里那柔和的灯光便渐渐缩小,隐没,直到不见了。

这时已近午夜,街上的行人已经少得可怜,偶尔有些同性伴侣流连在人行道上,他们比异性伴侣更爱留恋夜生活。旁边不时还可以看到背着离子枪巡逻的月城警察,整齐有力的皮靴声远远得传来,让人心安。昏暗的路灯在夜晚的雾气中显得格外惨淡,像幽灵一般一排排地延伸到远处,明念修打开车窗,让风灌进来。

深夜的寒气刮在脸上很不好受,兰荻斯冲明念修偏了偏头,带着责怪的意思:“你是忘了自己有伤,还是嫌自己伤的太轻。”

“我比你想象的要强壮多了,boss。”话虽这么说,明念修还是把防弹玻璃摇了上去。

兰荻斯笑起来:“哦,看起来你今晚的心情很糟糕。”

“boss,那您认为我在看到那些耻辱的影像之后该如何对你?”

他还没有洗脱和姚夭受辱无关的嫌疑,明念修不认为自己有必要给他好脸色,并且应该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。

不过令他意外的是,boss并没像以前那样坦然自若地反击回来。他看了明念修一眼,稍稍翘起了嘴角,把全副注意力放在了前方。明念修直觉地发现这种气氛很诡异,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。于是在他们两个人默契的缄默中,汽车开过了月城繁华区,最后停在了人造月光湖。

从车内可以看到墨黑色的河水静静地流过他们面前,远处三两只游艇在轻轻地摇晃着,桅杆上亮着的灯犹如从地球看到的月亮。

兰荻斯掏出香烟点燃后,喷出一口呛人的雾气。雾气蒙蒙的天空好不容易裂开了一个角,灰仆仆的光照着他的脸,混合着烟雾一起把轮廓弄得模糊不清。

明念修把身子靠在柔软的靠背上,忽然也有了抽只烟的*,虽然他平时对那玩意敬而远之。“boss,你不会是带我来欣赏夜色的吧!实话实说,我一向没什么欣赏的细胞。有什么事就直说好了。”

兰荻斯蓝色的眼睛快速闪动了一下,里面隐约有些他不熟悉的光彩:“……我们今晚一定要在这种气氛中谈话吗?”

“那你说姚夭就该遭受那些肮脏的事吗。”明念修狠狠地砸了一下防弹玻璃,眼睛血红,“你敢说这事和你毫无关系。”

“是,我承认……”兰荻斯的口气中带了些懊恼,“我承认姚夭在我手里失踪是我的……失误。”

“难道仅仅是失误,不是为了达到boss的目的而牺牲了个无足轻重的棋子。

“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吗?”

“哈,难道不是吗。”明念修讽刺道:“boss对利用棋子一向得心应手,这点我早就领教过了。”

“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,明念修。”兰荻斯的蓝眼睛明显染上了怒气。

“啊!我忘了boss是来请我喝酒的。”明念修冷笑起来,“我更愿意你坦率一些,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兰荻斯似乎有些无可奈何,他烦躁的用手爬过柔软的金发:“其实……今天是我的生日……”

“哈,生日快乐!”

“别不相信。”他笑得很勉强,“我只是希望除了我自己以外,还能收到第二个人的祝福。”

明念修的舌头一下打结了,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“我只是想找个人今晚陪我一起喝酒。”兰荻斯从后排上抓过两瓶劣质酒,递到明念修手里。“你今天真的伤了我的心,你不知道那些照片对我的意义,谁用这种方法向我心口桶一刀我都不会这么难过,可为什么偏偏是你。”

这话让明念修微微愣神,其实被威胁时他并未见过那些照片,可纵然事后看到,也让他心悸不已。他想不出怎样的过去才能造就那种惨烈的画面。

“或许我们早就应该解除婚姻?”既然互相的伤害已经发生,不如彻底了结。

“不可能。”兰荻斯断然拒绝,不由苦笑起来,“莫非你就这么不愿意陪我过一次生日?”

明念修看着他优雅地打开酒瓶,却毫无形象的仰头一饮而尽,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这是完全出乎明念修意料的情况,boss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弄得他也很难应付。不知他是早有预谋的另有所图,还是单纯地想取得他的原谅;如果是前者他又要面临被算计的危险,如果是后者……为什么他此刻看上去就像个被抛弃的孩子。

“你那是什么表情啊。”兰荻斯把酒递给明念修,“别用这么怜悯的眼神看着我,你知道我讨厌这个这个!来,我们干一杯,为了我活过的二十二年。”

明念修象征性的喝了一口,这种劣质酒太容易醉人,而他的酒量又实在难以启齿,这实在让他很难不怀疑这条蛇有什么阴谋。

故意开口挡住了兰荻斯递过来的酒,“当时我是被逼的,如果可以,我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报复你。还有………boss,你应该换个人陪你过生日。”

“没有。”兰荻斯笑吟吟的说:“不会有人陪我过生日。”

“你在开玩笑吧!很多人都可以,比如狄曼斯。”

“我说了没有人会陪我过生日,它是被禁止的。我相信,包括现在的你在内,有无数人都希望我根本没出生过!”

明念修被boss的坦率搞的一时语塞。

他的窘境似乎让旁边的boss很开心,他又打开了一罐酒:“你是第一个陪我过生日的人,我很开心。”

是因为喝酒的原因吗?明念修觉得boss的话里有明显的亲昵。

“原本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是决心解除婚姻的,不过后来的事很快让我改变了主意;我并不讨厌你,甚至你永远朝气蓬勃的活力是我渴望的,和你在一起我非常高兴。我当时甚至在想,也许我们可以试着结婚……”

“您喝醉了吗,boss?”明念修皱起眉头冷笑,“我会和一个害了我朋友的人安然相处,相亲相爱?”

boss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沮丧,他很快掩饰的笑了笑,又灌了几口酒。

“姚夭的事只是一个失误。”兰荻斯的语气听起来没什么变化,“我没有利用他做任何事。”

此时此刻,明念修竟然奇怪的冷静以来,他忽然发现boss并不是如此的高山仰止,不可战胜。在灰暗的夜色中,他能感觉出今天晚上的兰荻斯在他面前呈现出了另一种面貌;这种面貌正好可以和莱恩不久前给他看的资料划上等号——一个缺乏感情却又渴望感情的人,他的乖戾和阴险可以变成最尖锐的武器,狠狠地伤害别人和他自己。

他有些可怜他了……

另一种寂静在车里蔓延,这时boss的嘴角微微地抽搐起来

“我说了,别用这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!”

兰荻斯猛然夺过明念修手中的酒瓶扔向外面,传来玻璃瓶清脆的碎裂声,紧接着他被大力压倒在了座位上。

boss轮廓分明的脸凑了过来,明念修发现他们整个身体几乎都贴到一起,而boss有力的双手正扣在他的肩膀上。兰荻斯的呼吸变得粗重,似乎在压抑着暴怒的情绪,从倒映的防弹窗能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闪烁的疯狂东西。

“boss,你爱上我了吗?”

话音刚落,明念修肩膀上压制的力量瞬间加重,仿佛在证实他的猜测。

剧烈的疼痛让明念修觉得自己的骨头似乎快碎了。boss这是恼羞成怒了吗?

兰荻斯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:“你在嘲笑我吗?或许你继续假装不知道更好。”

“是你教会我不要那么迟钝,况且……boss你一旦动心,不是注定要输吗?”

兰荻斯眸子里燃烧的火焰激烈跳动着,仿佛在竭力挣扎,最后终于渐渐熄灭,明念修肩上的力道也一点一点地撤离。

boss慢慢坐直了身子,凝视着明念修:“连续发生的事让你变成熟了,念修,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伤心。但是你必须明白,我是个固执的人。”

“我也不是个毫无原则的人。”明念修挑了挑眉。

“我还从来没输过。”兰荻斯那张完美的脸上又有了明念修熟悉的目空一切,志在必得。

可惜这次他失去了先机,明念修既然敢正面接下他的挑战,那么必然不会容忍心被他勾引,这是婚姻中又一次新的较量——

“好了,你身上还有伤,我送你回去。”兰荻斯很快恢复了他惯有的姿态,烦躁地将酒瓶扔出车窗,“无论如何,谢谢你陪我过生日。”

车轮碾过酒香的玻璃碎片离开了湖边,一路上他们都没再说话。直到汽车开进莱恩他们住的街。

“好了,在这停下。”明念修说着下了车,“我进去了。”

兰荻斯忽然伸手推开门,却从后面抓住了他的手臂。“我必须再说一遍,明念修——不管你相不相信,姚夭的事是个意外……我没有利用他达到任何目的……”

客厅里亮着灯。

明念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一动也不想动。

他无法漠视分别时boss说的话,他隐约有种预感,姚夭的事情不会是结束,他还会遇到更多的事情,从他试图打开七号飞地开始,他好像已经不受控制得地被卷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明念修直接在沙发上睡了过去,他实在太累了。

 推荐阅读: 艳色记   核聚变风云   秀满盈门   腹黑城主大人的凉薄妻   小姐难嫁   九阳魔体   幻影王子与梦蝶公主的   娘子,在下有疾   重生之灿如夏花   清穿之承祜   神奇宝贝之超神小智   炼器宗师在异界   奸臣当道   风流战神   化神之道   魔心倾世   宇宙时代   倾世劫:废后云迟迟   火爆首席,滚一边!   你是我的圣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