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 我是病人,我需要补补

字数::176164 作者:柒锦烟 书名:凤凰谋之盛世贤后

轮椅上的祁清静静地望着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芷晴,半晌无语。那张陌生的面容之下,藏着那个他熟悉的灵魂,貌似匪夷所思,却偏偏存在着。

祁清自嘲地笑了笑:“绾绾,我知道你听得到我说话。荣宸说得不错,以我的剑法,想要杀你的话,你活不到现在,的确,我并不想你死。我和你之间的情也好,恨也罢,都随着那两剑烟消云散,再无牵绊了。荣宸找过我之后,我想了很多,也想明白了,梁国的亡国之恨,祁家的灭门之恨也不能全归咎于你,其实你恨的是梁云笙对你的不信任,恼的是文武大臣们对你的苛责,你一心为大梁,最后却落得个干涉朝政的下场,所以你心有不平,心有怨恨,才会心灰意冷。绾绾,我懂了,也不怪你了。荣宸和梁云笙不一样,我也希望你和以前不一样,拿出你的真心对人,而不是简单的付出和索取回报,得不到回报就自我毁灭,也毁灭别人,别人的真心,只能拿你的真心去换。你已经辜负了梁云笙,不要再辜负荣宸。明日一早,我会带着锦瑶一起离开,找一个地方隐姓埋名,过几年逍遥日子,这几年,锦瑶一直都活着亡国之痛中,活在仇恨中,也是该放下了。言尽于此,绾绾,就此别过吧。”

祁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语气轻缓,自此之后,再无祁清,再无祁绾,再无梁国公主锦瑶,他们都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人而已。

祁绾,我放过了自己,也放过了你,但愿你以后也能放过别人,放过自己,不要在伤害自己的同时也伤害别人。

此后,各自珍重,我们谁也不欠谁了。

欧阳轩还没和玉竹理论清楚玉竹揪他耳朵不让他听墙角的事,祁清就出来了。欧阳轩眨了两下眼睛:“这么快?咱们的侯爷夫人没被他给捂死吧?”

玉竹一巴掌拍欧阳轩脑袋上:“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,公子才不是那样的人!”

“不是的话,你家小姐怎么会躺在里头?”

玉竹磨牙:“总之公子不是那样的人,他要是真要杀小姐的话,小姐早就去阎王殿了。”

玉竹十分相信祁清的为人,就像信仰祁绾一样!

见祁清出来,荣宸悠悠地喝了口热茶,没有看他,祁清划着轮椅对着走廊的方向,用平静的语气说道:“明日一早我会带锦瑶离开。”

荣宸端着热茶,默默地摩挲着茶杯上的青花,淡淡地应道:“好。”

祁清听罢,划着轮椅往东厢而去。

锦瑶被带到清晖园之后,一直软禁在东厢的阁楼上,锦瑶对祁绾的恨意,浓烈得像一团火焰。祁清每天都会到阁楼上和她说话,不管锦瑶如何发疯打骂,都温言相对。在感情上,他辜负了锦瑶,而祁绾辜负了梁云笙,让锦瑶失去了最疼爱她的哥哥,所以锦瑶有怨有恨都是情有可原的,祁清并不怪她。

刚开始,锦瑶的情绪异常激动,常常对祁清动手,祁清不还手,只是静静地跟她讲着过去的那些事,讲锦瑶第一次送他荷包时的羞涩,讲她见到老鼠时上蹦下跳的傻样,讲她背诗胡编乱改的窘迫,讲梁云笙还不是皇帝时,祁绾还不是梁后时,他们半夜溜进御膳房偷吃偷喝,讲他们一起舞剑一起逛青^楼,讲过去的种种。

那天,他刺伤了祁绾之后来到阁楼,隔着门问她:“锦瑶,你还恨吗?今后,我再不会恨了。”

这一次,锦瑶没有说话,沉默了很久很久。

荣宸放了锦瑶,让人给他们安排了马车,备了可以让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银两。

入夜,荣宸披着袍子在长案上看着公文,芷晴安静地睡着。半夜的时候,床榻上的人忽然动了动,荣宸起身走到床塌边,伸手抚了抚她眉头的发丝,芷晴感觉到额头有人触碰,微微睁开眼睛,眼前的人影轮廓渐渐清晰起来。

芷晴醒过来,荣宸没有想象中该有的惊喜,而是用很平常的口吻说道:“醒了,要不要喝水?”

芷晴点点头。

喝了水,嗓子舒服多了,芷晴望了望荣宸略带憔悴的容颜,小声地说道:“上来睡一会儿吧。”

荣宸从京城赶来之后,便没有好好睡过觉,芷晴心里明白,荣宸是因为担心她。芷晴心里多少是有些歉疚的,让荣宸回屋睡这话有些说不出口,干脆就让他在这里睡了。

荣宸微微笑了笑,熄了灯和衣而卧,手伸过去握住了她的,安然地合上了眼睛。她醒了,他没有失去她,荣宸感觉到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。

这一夜,荣宸睡得格外沉,直到听见门外有响动才醒过来。醒来的时候,他的手还牢牢握着芷晴的,而芷晴睁着眼睛发呆。

荣宸偏头看向她:“祁清要走了,和锦瑶一起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要见见他吗?”

芷晴垂下眼帘:“不必了。”

荣宸没有再说什么,两人就那么睁着眼睛发了好久的呆,直到外面没了响动,四周恢复平静。

“荣宸,我想送送他。”

荣宸等得就是她这句话,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:“幸亏我早有准备。”

两人起了身,外头早已备好了快马,荣宸将芷晴扶上马,自己也翻身坐上来,将芷晴护在胸前,担忧地问:“你的伤口还没痊愈,撑得住吗?”

“反正死不了。”芷晴才刚刚清醒,身子正虚弱着,顺势就靠在荣宸的身上,有气无力地回答。

“嘴硬。”

荣宸宠溺地摇了摇头,扯着缰绳,一夹马腹,朝城外飞奔而去。马飞奔起来,颠得芷晴伤口火辣辣的疼,吃痛地吸气,你狐爷爷的,以后再也不做这种让自己半死不活活受罪的事情了。

荣宸见芷晴疼得一头汗,有些心疼:“再坚持一下吧,一会儿就到城楼了,这会儿停下,你就白疼一场了。”

芷晴哭笑不得:“你可真会安慰人。”

幸亏祁清的马车走得不算快,荣宸和芷晴赶到城楼的时候,祁清的马车刚好出城。芷晴靠着荣宸站在城头上,目光看向祁清的马车,刹那间有些释然了。祁清似乎也有所察觉,挑开马车的帘子,瞧见城头上的一双璧人,微微一笑,如冰雪消融,温暖如春。

祁清和芷晴四目相望,彼此都会心一笑。马车渐行渐远,消失在视线里。

旭日初升,金灿灿的晨光洒在荣宸和芷晴的身上,暖洋洋的。荣宸环着她的腰,瞅着她难得的笑颜,叹道:“以后你不会再想死了吧?”

“不会了。”芷晴肯定地回答,荣宸,这一世,我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吧。

荣宸微微惊讶:“回答得这么干脆,祁清给你喝什么药了?”

“伤药。”芷晴指指自己的胸口,伤药,一语双关。祁清给了她伤,也给她的心上了药。

荣宸听懂了芷晴的意思:“芷晴,你醒过来真好。”

“不问问我为什么醒过来?为什么不想死了?”芷晴开玩笑道。

“不问了。”荣宸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,“此生,我对你的过去永不相问。我向老天发过誓,只要你醒过来就好,你过去发生过什么,经历过什么,都过去了,只要你现在好好的就够了。”

荣宸的语气说得太过深情,芷晴心下的某一根弦骤然被触动,荣宸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那么喜欢掌控一切的人,最后居然对她说永不相问。

“荣宸,谢谢你。”芷晴发自真心地说。

“就口头上谢谢?”荣宸挑眉。

“那你想怎样?”

荣宸坏笑着:“亲我一下。”

“得寸进尺!”芷晴要挣开荣宸,却扯到了伤口,疼得倒吸冷气,“嘶——”

“瞧瞧,还是得我抱着才不疼。”荣宸心疼极了,但嘴巴还是臭贫。

芷晴磨牙,懒得再动了,瞪了他一眼:“我饿了。”

荣宸扶着她下了城楼,饿了几天,不饿才怪。考虑到骑马颠簸芷晴伤口会疼,荣宸决定和她走路回去。自荣宸认识芷晴第一天起,一向都是芷晴给他号脉看病照顾他,这回反过来,轮到他照顾她了,荣宸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走了半个多时辰才到了城中心,路过面摊,芷晴闻着味道开始流口水,睡了几天,肚子真是空啊。

荣宸瞧见她眼馋的模样:“要不就吃了再回去?”

芷晴点头如捣蒜,弱弱地又提出一个要求:“我还想吃烧鸡。”

吃鸡,还真是狐族的爱好啊。

芷晴那恳切又可怜的表情,让荣宸实在不忍心拒绝,只得起身去买了一只烧鸡来。但考虑到芷晴才刚醒,肚子里有空,突然吃油腻的太伤胃,叮嘱道:“你几天没吃东西了,忽然吃太油腻不好,先吃一块解解馋就好了。”

芷晴的眼睛瞬间瞪圆:“我是病人,我需要补补。”

“回去之后有的是补药。”

“可我想吃这个。”

“给你吃一块。”

“不够。”

“不够也只能吃一块。”荣宸无视芷晴那杀人的目光,扯下一只烧鸡腿后,便把那只烧鸡送给路过的小乞丐了。荣宸把鸡腿送到芷晴嘴边,芷晴不爽地咬了一口嚼着,准备再咬第二口的时候,鸡腿早已到了荣宸的嘴巴里,然后三下两下,鸡腿只剩下了鸡骨头。

“荣宸,你什么意思?”

正好面摊的老板端来了面,荣宸拿起筷子拌了拌面,安慰道:“行了,过过嘴瘾就好了,还是吃点面吧,软和,对胃好。等你伤好了,不要说一只烧鸡,一百只烧鸡都给你吃。顺便也让你长长记性,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自己找罪受。”

芷晴被他打败了!果然,一受伤就受制于人啊。

【ps:最近加班加得那叫一个酸爽,脑细胞累得那叫一个酸爽,股票也跌得那叫一个酸爽,难道是因为我好久没更新,老天给我的惩罚么?%>_<%】

 推荐阅读: 妖孽校草,给我站那!   包子无节操   霸道总裁强说爱   寻爱千年   亿万帝豪的绝宠小尤物   毒妻不下堂   大圣道   地球修炼时代   校园王牌高手   黯罪蓝鸢   second遇见   奴蛇公主戏邪君   侍寝之臣   懒女穿越:坐拥天下美男(20更)   魂定胜天   和平谷   流浪人   至高魔战士   万龙朝珠   笑横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