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0002:兄妹初见

字数::140164 作者:我猫卧猫窝 书名:兽血变

林心悦见妈妈风云轻异常平静,心下琢磨着:“这个孩子一定不是我妈生的!要不,她早就哭了!”

随后,她又看向了爸爸林震山:“哦……我明白了!一定是当初爸爸做了对不起妈妈的事,所以才被哄出家门的。哼!难怪给孩子起这么难听的名字。秦寿?那不是禽.兽的谐音吗!是代表爸爸对自己过去的忏悔吗?”

林震山看了看众人,尤其是女儿悦悦,确定大家都有了一些思想准备后,便回身向着门外喊道:“秦寿!进来!”

此时,林心悦的心一下揪了起来。谁知道这个“禽.兽”到底是个啥鸟?

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,猜测着一会儿进来的是不良少年?还是小流氓?

可大门那里却一直没有动静。众人的目光又纷纷移向了林震山。

林震山也有点纳闷,但他马上一拍大腿,觉悟道:“都说不要让他去理那条看门狗了!他就是不听!”

林心悦一听这话立刻大惊失色。她居然忘记了院子里的小黑子!

小黑子就是林震山口中那条看门狗的名字。但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看门狗。

林心悦刚上初中时,在村头石桥下发现了它。那时它还是只两三个月大的小狗。林心悦看它孤苦伶仃的便捡了回来。

为了收养它,小悦悦连哭带闹的求了妈妈一个晚上,风云轻才勉强点头同意。因为它毛色黑白分明但以黑为主,所以林心悦就叫他小黑子。

小黑子也真给林心悦争气,个头越长越大,模样也越来越精神。后来听人说,小黑子是什么纯种阿拉斯加雪橇犬,也算是系出名门。

小黑子不但长得精神,看家护院也是一把好手,在周围几个村子里那是远近闻名。不但人见人怕,就是在汪星人自己那个圈子里,它也是个称王称霸的。

一想到小黑子的威猛,林心悦才突然感觉奇怪。为什么院子里进了生人,小黑子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突然,一连串可怕的念头从林心悦脑子里闪过:“毒针?毒气?带消音器的枪?外面那个‘禽.兽’要是敢把小黑子怎么样,我跟他拼命!”

林心悦心里一急,竟然第一个向门外冲去,顺手还抄起门边一根笤帚疙瘩,准备用它和门外那手持毒针、毒气或带消音器的枪的“禽.兽”一决高下。

林震山被女儿吓得一愣。真没想到他这个看似文静的女儿,竟然这么勇猛。

但他马上回过神儿来跟了出去。妈妈、爷爷和奶奶紧随其后。

当林震山他们冲出门后,却发现林心悦举着笤帚疙瘩,一动不动的愣在了院子里。

四方小院正中,皎洁的月光下,侧身站立着一个少年。

这少年正是秦寿。只见他单肩背着个帆布包,鸟窝似的乱发在月色朦胧中看起来还挺时髦。昏暗之中,那一身衣着也看不出个好坏,但那高高挽起袖管裤管,上衣敞胸不系扣的样子,看起来倒很有些野性的帅气。

咦?他咋不穿鞋的?这也太野性了吧!

小黑子呢?是不是已经遇害了?光荣牺牲了?

林心悦目光在院子里一扫,晕!小黑子竟然就趴在秦寿的脚下,还是那种连下巴都贴在地上,五体投地式的彻底趴架。

小黑子一直翻着眼睛看着秦寿,见林心悦跑出来也只是瞟了一眼,便又继续专注的看着秦寿,一副顺从到不能再顺从的模样,让人看着就来气。这也太没出息了!

“爹!这京城一点都不好玩儿!俺还是回山里吧。”秦寿说着,忽的转过身来。

幽暗的夜色中,他的双眼闪过一丝绿色光芒,吓得林心悦心头一紧:“是错觉吗?”

“胡扯!你以为带你是来玩儿的?以后你就要住在这里了。”林震山呵斥道。

“住在这里?那你让俺以后跟谁玩儿啊?难不成跟黑子吗?”秦寿用手指着趴在地上的小黑子,不满的说道。

小黑子被他这么一指,吓得浑身直哆嗦,原本立着的一双尖耳都向后塌倒,目光中也充满了惊恐。

“不许你欺负它!”林心悦实在忍不住了,冲过去就要推开秦寿,结果被秦寿很轻松的向后一蹿,一下就拉开了将近两米的距离。

林心悦一下扑空,也没多想,挺身便站到了秦寿和小黑子之间,拿笤帚疙瘩指着秦寿的鼻子,怒道:“你干脆从哪儿来的,给我回哪儿去!”

秦寿完全无视那根笤帚疙瘩,笑看着林心悦说道:“呵,这京城的女娃倒真跟电视剧里的一样!都长的那么磕碜!看这脸色,白得跟手纸似的。这身子骨也太瘦弱了!爹!这户人家很穷吗?瞧把这女娃给饿的,都快皮包骨头了!”

“你!”林心悦长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有人说她长得不好,这让她心中的愤怒很有些新鲜感,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林震山听了秦寿的抱怨,却很不耐烦的回应道:“城里的女孩儿都这样,你看惯了就顺眼了!”

“靠!”听见自己这个新来的爸爸居然这么说,一向很温柔的林心悦竟然一不小心,在思想中爆了句粗口。

秦寿听完林震山的话,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:“原来是这样啊!俺也觉着怪嘛!这黑子明明长得挺壮实的,从小肯定吃得相当不错!不像是个长在穷家里的。”

“等等!”林心悦突然从秦寿的话里听出些问题,“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?”

秦寿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:“咋知道的?哼,当然是问出来的!这京城的女娃不但长得磕碜、瘦弱,连脑子也不大好使!爹!以后俺可不在京城讨媳妇!俺跟小花妹妹处得好着呢。听说俺要走,她当场就哭鼻子了!当初,她替虎哥挡了她爹一枪时,都没掉过一滴泪。”

秦寿说完,有些伤感的陷入了回忆之中。

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?”林心悦是彻底听晕了。

“行啦!站在院子里瞎吵吵,想让街坊四邻的看笑话呀!”风云轻终于挺身而出,说了句正常点儿的话。

风云轻不无责备的看了林震山一眼,随即转身先进了屋。爷爷奶奶随后跟着。

林震山压低声音冲秦寿吼道:“臭小子!跟我进来!”

秦寿老大不乐意的走了过去。当他路过林心悦身旁时,竟然像看见妖精似的,撇着嘴盯着她,随后忽的一转身儿,闪进了屋里。

林心悦心里这个气啊!但是大家都进屋了,她一个人留在院子里干嘛呀?

“小黑……”

林心悦本想安慰小黑子几句再进屋,可刚才一直趴在她身后的小黑子却不见了!四下一看,她竟然发现狗窝门洞里伸出一条僵直的尾巴。

小黑子竟然灰溜溜的自己钻回窝里,定神儿去了。

林心悦无奈的看着那条很悲催的尾巴,叹了口气,转身朝屋里走去。

一进屋,林心悦发现大家都在等着她。秦寿也双手插兜,坐在板凳上,目光锐利的把她给盯着。

在朦胧的月光下还有一点小小帅气的秦寿,一进到灯光明亮的屋中就现了原型。

原来他的头发不是特意做成的鸟窝造型,那根本就是个鸟窝,里面似乎还有草根!

而他身上的衣服就更没法看了。别说牌子了,这身衣服应该连商品都不是。一看就是自家手工剪裁的。

而且,那粗麻布料看起来原本应该是藏蓝色,但已经被洗晒得灰蓝发白了。这全身上下,也就那敞胸不系扣的上衣里露出的一件贴身白布小褂,看起来倒像是新做的。

秦寿坐在了爸爸林震山身边,林心悦自然是挨着妈妈风云轻坐。

林震山等女儿坐稳后,开口说道:“从今天起,我和秦寿就住在这里了。咱们以后,都是一家人。大家要和睦相处。秦寿!我这话主要是说给你小子听的!你以后不准欺负妹妹,也不准欺负黑子!不然,我要你好看!”

“俺可没欺负她!”秦寿瞥了一眼对面的林心悦,不服气的说道。

“那黑子呢?你没欺负人家,干嘛让人家在院子里立规矩?还有,别老‘俺’、‘俺’的!我不是让你看了小半年的电视剧嘛!你不是说已经学会人家怎么说话了吗?”林震山连质问带训斥,弄得秦寿脸上有些挂不住了。

“学倒是学会了!可是,我一学人家这样说话,小花儿她就笑话我!说我装大尾巴狼!”

“你还用装什么大尾巴狼?你本身就是大尾巴狼!以后都给我这么说话!听见没有!不然,同学们笑话你不说,连你心悦妹妹也得跟着你丢人。”

秦寿低头不言语了。

林心悦却大惊道:“什么什么?被同学们笑话?跟着他丢人?难道他还要到我们学校去吗?……他去我们学校干嘛?”

“啊?我没说吗?”林震山看了眼妻子风云轻,后者扁着嘴摇了摇头。

“哎!都怪这小子在院子里一捣乱,连这么要紧的事都忘了说了。秦寿他和心悦上的是同一所高中,以后他们兄妹就在一起上学了。”

听林震山这么一说,风云轻一副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的样子:“是吗?那真是太好了!本来悦悦一个人到城里去上学,还要住校,我一直放心不下。这回他们兄妹俩在一起,彼此有个照应,我也就放心多了。”

“嗯,不错不错!这样挺好!”爷爷奶奶也是一副阿弥陀佛,谢天谢地的样子。

而林心悦的脸上,却是一副世界末日就在眼前的样子。

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数字君有话说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看得爽了赏个钱嘞! 赏作者贵宾票: 亲,您还没登录噢,马上登录 or 注册

赏 赏作者贵宾票: 亲,您还没登录噢,马上登录 or 注册

 推荐阅读: 最强重生   萝莉养成记   女王御狼   幽思难忘   玄幽三界之影子复活   桃李满天下   魂器修神   失控情焰:煞上豪门教父   独家辣妻   某科学的微粒操控   市井人家   阴毒庶妃   隔婚有眼   雪月独尊   漂泊人生路   传奇下--女太监   无尽召唤——废材魔法师   血色暮光   剑魂之魂灵崛起   殇明之许一世悲欢